从关西机场事件谈起-你希望台湾成为什幺样的国家?

从关西机场事件谈起-你希望台湾成为什幺样的国家?

 

从关西机场事件谈起-你希望台湾成为什幺样的国家?关西机场事件

由于我国网路民意比潮水来去还要快,可比疯狗浪一般,小编即便心中觉得这个议题大概已经没什幺人要关切了,然而总想留下一些整理,让各方在沈澱之后仔细来想一想这个议题未来的可能处理方式。

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究竟有没有派自己找来的巴士到关西机场去呢?

可能没有。

由于关西机场联外只有「桥」和「船」两种方式,日本官方并没有允许外部车辆进到机场,因此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派自己的车子「到机场」的可能性应该非常低。

根据中国驻大阪总领馆自己发出的这篇「驻大阪总领馆积极协助我受困旅客撤离关西国际机场」新闻稿中提到:

「我馆高度重视此次旅客滞留事件的应对,迅速启动应急机制,9 月 5 日凌晨派出第一批工作组赶赴关西国际机场周边,了解被困中国旅客情况,并与日方协调对策方案。」

也就是说其实他们自己一开始也进不去,是在外围和日方协调如何把受困的 1044 名中国籍旅客送出。(总受困人数约 2650 人,中国籍几乎佔了快一半。)

为什幺会有这幺高比例的中国籍旅客受困呢?

从近几则新闻中归纳,当时台湾航空公司早已联络客人取消航班、重订机位,但中国的航空公司却表示班机会飞,导致客人进入关西机场后受困。

中国驻大阪总领馆在知道机场受损严重的消息之后,一定联络了中国籍的航空公司调查到底有多少中国公民目前受困机场,一查之后发现,一千多人啊,这件事情如果不好好处理到时候一定会被电到体无完肤的。

依据中国驻大阪总领馆的 3 份新闻稿显示,这 1044 名中国籍旅客分了六批,从 9/5 日中午一直到 9/6 日凌晨才全数撤离关西机场。(第一批 146 人、第二批 214 人、第三批 191 人、第四到第六批并没有详细数字)

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到底有没有派车?

应该是有。But,是在泉佐野。

关西机场四周是海,有一条渡海的公路连结,回到陆地上之后第一个遇到的就是泉佐野。

为了要透过前往不同机场返国,不少人可能会选择到大阪去搭乘交通工具。而泉佐野到新大阪站,开车大概需要 50 分钟左右,也有火车站可以利用。

中国驻大阪总领馆协助是将部分从机场移送到泉佐野的受困民众,转接往大阪。

你要知道,中国人到日本旅游的签证跟台湾人到日本旅游的签证是不一样的,前者的时间很短,有可能错过班机就变成逾期停留了,这时候他们的驻外单位不赶快介入真的说不过去。

所以中国派车不完全是假新闻,这其中有这幺一点差别,各方都会抓着自己有利的一面来说,然后互斥彼此的讯息不实。

有没有台湾人受到中国驻大阪总领馆的协助?

应该是有,根据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新闻稿的内容,有 32 位「台湾同胞」受到协助。但是至于是哪一段的协助(关西机场-泉佐野,或者是泉佐野-大阪),新闻稿中并没有说明。

但是中央社 9/7 报导中提到来自于宜兰的许小姐一行 6 人,应该是有利用到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所提供「泉佐野-大阪」接送的协助。

自认是中国人就上车?

许小姐一群人究竟是怎幺上车的呢?

中央社的新闻内容是这样:

「她的丈夫与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聊天时,得知陆方将派巴士接中国籍旅客。许女表示,中国官方人员 5 日到旅馆询问「谁是中国同胞」,打算查看护照、过滤身分后,安排搭车离开。他们硬着头皮去问「台湾人可以吗?」中方人员委婉说「谢谢」,未正面回覆便离开,让许女一行碰个软钉子。」

也就是说,中国驻大阪总领事馆人员似乎不是主动提供协助的,而是我国民众主动询问的,一开始还被婉拒。

「许女说,后来一名中国旅客邀他们「一起上车」,他们就跟着排队等车。后来其实中方人员也发现他们口音不同,「可能是那种情形下不忍心,就放水通融」,中方工作人员未刁难、未查看护照,就让他们上车。」

嗯,这个情况有点难形容,先被婉拒,后来有人邀请,然后还是去排队了。

「许女表示,他们一行 5 日上午 11 时开始等车,下午一时坐上车、2 时发车离开。」

比对中国驻大阪总领馆的新闻稿,许女应该是坐上了第一班接驳车,比起其他 898 名中国籍旅客还要前面。

所以驻日代表处在干嘛?

台湾的驻日代表处(就是所谓的大使馆)位在东京(距离大阪五百多公里),这件事情属于驻大阪办事处的管辖。

你回头看看刚刚提到的中国官方单位,是「中国驻大阪总领馆」还是「中国大使馆」?这就表示其实中国驻外单位也是有「领务辖区」的划分,负责的单位也不一样。

在这边来点外交小知识,在一个国家中,可以有好多总领事馆(办事处),但是只会有一个大使馆(代表处)。大使馆设在首都,主要的工作就是跟外国中央政府、国会交涉,负责政治性质的工作。总领事馆通常设在国人众多的地方,方便提供领务服务(签证、护照、文件证明与急难救助)。

所以,大使只会有一个,总领事可以有很多。(台湾在日本设有五个办事处喔)

从关西机场事件谈起-你希望台湾成为什幺样的国家?急难救助是要协助什幺?

最常见的情况是护照遗失或被拒绝入境。

出国旅游的时候最重要的身分证明文件就是护照,护照遗失的话,即便中国想要统战你,他也没有办法发护照给你,还是只有台湾的驻外单位可以协助。

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抵达外国的时候移民官因为某些原因不给你入境,这时候也会有人联络驻外馆处。不过由于做成拒绝入境决定是一国主权的象徵,即便驻外单位人员协助沟通,也不一定会更改结果。

其他像是协助搬家啦、协助杀价啦、协助改机票啦、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赶快来救我啦、我身上盘缠用完了啦…等等各种真实案例族繁不及备载。

另外,各外馆急难救助手机大多是由外交人员轮流带着手机 24 小时接电话,也就是说轮值的人除了要做完自己本分的工作之外,还会有随时待机这项业务。(上厕所洗澡也要放在手边可以拿到的地方喔)

巨婴?

国人需要完整照顾的情况不能说没有,但是我相信有更大一部分比例的人们是自己设法解决自己的问题的。

像许小姐这样藉由中国官方协助顺利达成返台目的的人(甚至比起其他大部分中国籍旅客都还要早离开机场),我们当然可以看做这是选择了其中的一条路径。

许小姐之后在谢长廷的脸书上留下长长的质疑,认为台湾官方的处理速度缓慢,只有给予人民依靠的国家,才会赢得民心,才会让人民感到骄傲。

这当然也是一种看法。

不过也就是这种需要被国家照顾的心态,是台湾陷入一种自我征战漩涡的主要原因,我们如果遇到任何社会事件,第一个指向的都是政府,那我们永远没有自我独立的一天,因为你根本不会想要了解问题出在什幺地方,你只希望有人帮你解决掉问题而已。

你想要台湾成为一个什幺样的国家?

这次关西机场事件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以下两个画面:

    好多人排着长长的队伍等着接驳车离开机场的影像。从载着中国旅客的巴士窗户往外录下长长的人龙的影像,背景还有人说着:你看,排着好长的队伍。
从关西机场事件谈起-你希望台湾成为什幺样的国家?

假设一个国家的国民能够愿意遵守秩序的安排、基于对于自身处境的了解预作準备或随之应对,这个国家呈现的,不是机关的威能,而是人民的素质。

我相信大多数人会受到感动的,是如同日本人般的守序,而不是可以提早离开的小确幸。

上一篇: 下一篇: